联系我们
盐城新邦侦探公司
联系人:
手机:
微信:
地址:盐城市亭湖区国投商务中心C座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盐城市私家侦探和两姐姐的那点微妙

  盐城市私家侦探80后生的人,大概很多都有过去南方打工的经历。我是80初的人,也赶上过那一波潮流。在南方呆了很多年,接触过很多人,发生过很多事。有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渐渐淡忘、模糊。但有的事情却永远都无法忘却,每当回忆往事,这些记忆的片段就会想电影一样,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,现在,就用一些文字来缅怀一下那些流逝的光辉岁月。

  由于厌倦了学校,老爸只能让我去投靠在广东打工的表姐。那年,我才十六岁。那一年,香港回归。

  第一次去广州,心潮澎湃激动万分。心想这下真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。在火车上就一直幻想着那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,看着车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,一如那过往的点滴,我从今要和你们说拜拜,开始我新的征程。

  路漫漫其修远兮,壮士一去不复返!

  表姐名叫唐英,比我大五岁,好像是外婆的哥哥的孙女。按说也是八竿子才能打得着的关系,但小时候我外婆带过她,我那个时候也经常在外婆身边,倒也混得很熟。她也是初中毕业就去了南海一家鞋厂里边,差不多是最早的一批打工妹了吧。那个时候我们这边都很流行去南方进工厂,觉得那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,所以老爸叫我去找她,在他们眼里也算是一条不错的路子。

  到了广州火车站,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震撼。天哪,那才叫真正的人山人海,从来都没看到过这么多人挤在一个地方,简直有点像巨轮沉没前的景象,煞是壮观。表姐说好了来车站接我,那个时候也没有手机什么的,连传呼都还是新鲜玩意。所以到了车站也不敢乱跑,眼巴巴地傻站在原地,等着表姐的身影出现。

  等了约莫一个钟头,眼珠子都快发绿的时候,终于在眼前看到一块牌子晃来晃去,上面写着周浪两个字。我盯着牌子琢磨了几秒钟,这个名字很熟悉嘛,难道是我?我看了看牌子后面那张面孔,陌生,但很漂亮。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太多的明星,只觉得她有点像新白娘子传奇里面的媚娘,皮肤很白,嘴角上随时都挂点似有似无的浅笑,给人很温和的亲切感。我鼓起勇气走近她,问道:你是来接周浪的?

  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说是呀。

  你......认识他吗?

  她摇了摇头:我不认识他,他是我同事的表弟,我帮她来接人。

  你是唐英的同事?

  她松了一口气:你就是周浪?

  我就是。

  她放下牌子,一副欣慰的表情:天啊你怎么现在才看到牌子,我都等了快一个钟头啦!

  我说我也等了一个钟头了,但我没有注意牌子,我一直在找我表姐。

  她有些无奈地笑笑:还好总算接着了,她昨晚加夜班很晚,所以叫我来帮忙接一下。

  我心里美滋滋的,想不到一来就遇到这样一个美女来接我,就冲这点我就没白出这一趟远门。

  然后我们去客运站坐到南海的中巴车。一路上我们没怎么聊天,一来是坐了几十个钟头的火车太疲倦,再说我们才刚见面哪好意思就问长问短的嘛。不过她倒是作了一下简短的自我介绍:潘灵灵,湖南湘潭的,和表姐是很好的姐妹。

  我们在平洲车站下了车,然后坐了一个摩的去她们的住处。她坐在最后面,我坐在中间,大概是看我年纪小想保护我来着。每当车子减速的时候她的身体会随着惯性挨在我背上,让我的背完全能感受出两个软绵绵的物体的碰撞。老实说,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类似的体验,在学校时对这方面还是相当本分的,虽然老鲍经常拿些艺术图片供我观赏,但那也只限于纸上谈兵。像这样实实在在感受女性的重要部位的确是头一次,弄得我小心肝扑通乱跳不止。

相关文章

侦探公司-侦探网     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